95后平均第一份工作時間僅7個月:逃離公司的年輕人在想什么

2021-05-28 09:57 星座運勢 149

于是,新一代職場青年身上似乎就有了“玻璃心”、“頻繁跳槽”、“難以管理”等標簽,真實情況是這樣嗎?通過對幾位職場年輕人和相關專家的采訪,我們或許會對這個群體會有更立體的了解。

錢是個問題

92年出生的翟雅在成都擁有自己的烘焙工作室,已運營兩年左右,同時,她也是小紅書等分享類社區一位小有名氣的博主。

2015年畢業于一所本科一類院校后,翟雅選擇去成都一家專業對口的國企上班。她的母親對這份工作很滿意,因為它意味著穩定、輕松。

而在翟雅眼里,穩定意味著無趣、輕松,意味著收入不高。“你猜他們給我好多錢?”翟雅操著四川口音問,“1800一個月!轉正之后2200,干了兩年沒有漲過工資。當時成都的房價只有六千多,是現在的零頭,沒趕上,但我那時候確實買不起。”

和母親不同,翟雅的父親總在電話里有意無意地表達對她工作薪酬的不滿,時常問起她是否一輩子就打算這樣下去。“當時被我爸說煩了,索性把工作辭掉,在家看了兩個月招聘信息,發現想要收入高就只有做銷售。”她顯得有些無奈,但還是轉身投入了一家朋友圈廣告營銷公司。

只是事后看來,收入的小幅增長緩解不了業績壓力,這讓她第二次升起離職念頭。比上次謹慎許多,她向記者回憶,“在營銷公司期間就開始試著做自己的生意了。我喜歡吃甜點,所以選擇做甜點。最早是在朋友圈發單子,單量不大,但有朋友復購,給了我很大信心。”

她自認為不是一個能吃苦的人,原因在于離開公司后,她覺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天想睡多久都可以。實際上,在那段時間里,翟雅每周一到周五上班,周末兩天推小車去學校門口擺地攤,像所有小攤販一樣應對城管和附近保安,“遠遠看到他們就開始收拾東西,來了就跑,他們走了馬上又擺起來”。令她頗為得意的是,有天晚上擺攤一小時加了80多個微信,就這樣積累到第一批客戶。

斜杠青年的日子大約持續了3個月,決定離職開工作室還是家里給了支持。翟雅的父親主動借給她8萬元,租場地、辦經營執照、進修甜點制作手藝……一個多月后,工作室正式開門營業。“也沒有那么好做,需要應對很多情況。比如2020年疫情爆發,頭幾個月許多同行陷入危機,因為蛋糕烘焙原材料需要從歐洲進口,大量斷貨,原本550元一箱的某品牌奶油漲價到800元一箱,群里每天都有人在甩賣設備。”

但在翟雅那里,危機是相對的,疫情反而成為她開啟中式甜點業務的機遇,現在每一個我國傳統節日前夕,翟雅手上都能收獲大量訂單。除了本身的工作室以外,接活動甜品臺、招制作代理商、推廣品牌廚具,她不放過任何一個發展契機。

翟雅說,“工作室一直是我自己在經營,一個員工都沒有,男朋友偶爾幫幫忙,旺季會招臨時工,包裝類甜品量大就發給工廠做,但有時候還是免不了熬夜做甜品。今年工作室租了新場地,準備開一些烘焙課,可能需要招人了。”

問到現在的感受,翟雅直言,“感覺很充實,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但最開心的是再也沒有被老爸嘮叨過收入問題。”

錢不是問題

相對于一心撲在自己生意上的翟雅而言,馬禹揚顯得佛系許多。他碩士就讀于南京大學金融系,畢業后回到長沙,通過五輪筆試和面試,校招進入了一家證券公司,擔任投資顧問工作。

在工作一年后,馬禹揚逐漸發現自己狀態不對,失去了工作熱情,業績也難以完成。他坦言,自己沒能勝任這份工作。“最終離職的原因,與薪酬無關,而是覺得我的思考能力、工作能力統統變差了,繼續待下去沒有好處。”

馬禹揚向記者解釋,“如果以幫助客戶理財為目的,有時候可能和公司要求相違背,在我認為產品本身或者投資時機不好,就很難有動力進行推銷,因為不想辜負客戶的信賴。但公司是利潤導向,要求立馬變現,領導多次就業績找我談話,實在壓力太大。而且每天忙于應付客戶,專業能力沒太得到提升。”

在馬禹揚看來,這份不算成功的職場經歷和不了解社會及工作環境有很大關系。“在讀研時,我受到的教育是去發現真理,而銷售工作過程中往往要求你掩蓋部分缺點、放大產品優點,這兩者有些矛盾。我對這個職業的定位也與社會對它的定位是有差異的。”他認為自己或許有些精神潔癖,沒辦法欺騙自己。

某證券公司HR向記者表示,券商確實傾向高學歷或者自帶資源的人才,以前招收本科學生的營銷類崗位,近幾年也招了不少研究生。她說,“學歷高意味著具有專業能力,這是客戶很看重的。”

上一篇:十二星座中,經常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4個星座 下一篇:星座查詢配對表

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悠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