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55rvh"><strike id="55rvh"></strike></var>
<var id="55rvh"></var>
<ins id="55rvh"><span id="55rvh"><var id="55rvh"></var></span></ins>
<cite id="55rvh"><video id="55rvh"><thead id="55rvh"></thead></video></cite>

作家馮唐:“99%的文章不值得存在” |名家創作談

2020-07-30 17:54 散文詩歌 191

當被中國新聞周刊問道中斷文學創作是否因遇到瓶頸時,馮唐先是視線向上,“其實倒不是。”然后視線向下,思索組織著“一二三”式的條點順序——這是他回答問題的常用方式,通過他的“層次”,答案被大段延長。

馮唐將出新書的第一個緣由歸為“現實需要”:“我就不是特別愛說話的人,一直想有本書,能把我在管理上的三觀、方法論,向相關方說清楚,但找不到。”其次是他認為經濟增長放緩有可能成為新常態,因此想為成事過程中遇到困難的人,提供他的“真知灼見”。最后,他再一次批評了“成功學”這個“偽概念”。

除了“成事學”和“成功學”的區分,馮唐反復解釋的另一個問題是新書的寫作方式:沒有體系化的總結歸納,而是拿來已匯編成書的嘉言進行點評。

他相信,若想掌握麥肯錫的方法論,他的點評對讀者更有效。“掌握邏輯性的結構化的思維,光說沒用,最好能有師傅手把手教。如果沒有,這本書細化的方法論比機械的流程論要好很多,因為總結歸納難免遺漏變形。”

一位曾與馮唐在麥肯錫共事過的同事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麥肯錫的確是師傅帶徒弟式的項目培養模式,沒有一套拿來實操的方法論。因為管理本就是實踐的歷練,處理的問題都在不斷變化之中,很難靠某本書去學習。“當然,馮唐是很聰明的人。”

40分鐘時間里,馮唐使用了6次“真知灼見”,有的用來描述自己。“所謂的‘真知灼見’,要一層一層一層挖下去。”馮唐邊說邊比劃著挖掘的動作。但這個能提出“真知灼見”的人,在新書里也寫道,過去四十年,一直做不到對自己的要求,屢敗屢戰。

馮唐從學生時代的貪睡、不求甚解開始舉例,一直講到早年在麥肯錫寫東西的快捷程度——曾經有次和導師共同做完企業訪談,他以為自己半小時能寫出一份兩頁紀要,導師卻說他需要用一小時。后來證明導師的判斷是對的……

“那你現階段未達到的自我要求是什么?”為了避免洋洋灑灑地展開,不得不將興頭上的馮唐打斷。

“有啊。好玩的是,現階段反而要克服早年賴以成功的東西。”他又展開了一連串例子:過分的好勝心、焦慮,面試別人、做錄用決定時,自己的擔心……“看上去是好品質,但對現在的我有內耗。目前需要處理的問題是,知道不完美,能不能繼續忍受;看到這個世界這么油膩,能不能耐住一點點清洗它。”

“耐煩”是馮唐在新書里強調的品質。在眾人面前,他似已做到。

他看上去彬彬有禮,每簽完一本書,都抬起頭來,給讀者揖手感謝。他講話語速平緩,受訪時慢悠悠地,像在寫由幾個論點支撐的論述文,不惜引用提到過不止一次的大段例子,和吸睛金句,令人很難打斷他的論述。

直觀而言,這是頗為敬業與“耐煩”的。然而透視下去,卻仿佛有堵無形的墻,擋住外界去探究“耐煩”之下的面孔。

“功德無量”

馮唐為父親創作的小說名為《我爸認識所有的魚》。兩年多前,83歲的父親離世,他自覺一直欠父親一本書。對于這本書的內容,他構想從1900年寫到2020年,描繪普通人與時代起伏。

為此,馮唐要讀許多近現代史、《人民日報》和《經濟學人》。閱讀時間集中在每晚睡前,“現在的確是事情太多,不太能夠大塊時間閱讀。”

近十年來,僅在周末和春節寫作的馮唐,平均以每年一本的速率出書,尤其是雜文隨筆的產量提高明顯。不過,馮唐是以青春小說“北京三部曲”成名的,三部長篇出版于1999年至2007年間。

馮唐自評文學努力詩第一,小說第二,雜文第三。他的微博認證只有“詩人”二字。

《成事》北京簽售會上,一位男粉絲舉手,朗誦了馮唐的詩作《春》,聲情并茂地念完“春風十里,不如你”后,他問馮唐今后還會寫詩嗎,馮唐給出了十分謹慎的回答:“希望老天給運氣,有可能是奢望。唯一不敢打包票的是詩。”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第九屆茅盾文學獎評委張莉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我理解作家自己的排序,可能他心里有詩人情結,但這種排序與真實的文學成績不一定成正比。我個人喜歡他的雜文勝于小說,我知道很多同行跟我的看法相近。老實說,馮唐的詩歌我讀得不多,不能評價。”

無論是何種文學體裁,馮唐的筆下始終泛濫著男性荷爾蒙。在隨筆《我為什么寫黃書》中,他稱自己寫作從來都是為了發泄,為了一些細碎的、腫脹的、一閃一閃無足輕重的原因。

上一篇:名家計建清作品簡介市場價 下一篇:當代嶺南畫派名家作品赴港展出

在线观看中文字幕DVD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