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2020-03-16 10:11 情感文章 140

  每當聽見李志唱《想起了他》,我都會在心底低聲一起哼著,想著自己抱著吉他在楓葉飄舞的操場低吟,心中卻滿是清涼。簡單得幾乎稱不上弦律的前奏,沙啞迷醉的嗓音,聲未至,淚已唏噓。

  記不清這是生命里獨自度過的第幾個歲末了,忙碌的生活依舊緊張,沒有2010年初來乍到的喜悅,平添了無盡的煩躁與冗雜。元旦那天,本想留下關于2009年的只言片語,卻在惱人的機械齒輪齒條里折磨了一整天。期末臨近,離校回家的同學開始越來越多,一個個,一群群,一批批。行李箱咕嚕嚕碾碎主干道上厚厚的落葉,灑下一串串細碎的離別氣息。想起了2007年冬天的葉婷婷,十八歲的她還穿著高中的安踏運動服,留著毛茸茸的閨閨頭,第一次踏上古城西安的土地,像個傻傻的夢游娃娃,視線一直在隨著光怪陸離的街市驚奇地流轉,帶著些許的恍惚。閉上眼,我仍然能清晰地看見兩年前的那個冬夜,古城的天空漫天飛雪,街道滿是泥濘的積雪,她拉著那個男孩的背包小心翼翼地走著,嘰嘰喳喳吵吵鬧鬧,亦步亦趨卻滿心的歡天喜地。我看著她水光瀲滟的眼睛,看著她滿臉委屈地叫著“哥哥”,那些我懷念的日子,也許這輩子再不會有那樣的天真爛漫。如今的我早在紛繁世界中經歷了種種磨礪,那個人,現在見面仍然會談笑風生,仍然會彬彬有禮。但是一切回不去了,許多事,錯過了,就沒有了,錯過了,就會變。時間像是毒藥,帶走了青春卻把人欺騙得毫無知覺。那些過往,記得會怎樣?記不得又會怎樣?

  ■>>> 所有的不舍都是因愛而生。若我們無愛,便會獲得風清月朗。

  只是這無愛,總是要經歷諸多磨難離合,才會讓情轉薄轉淡,直至寂靜。

  ■>>>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誰的獨木橋?誰的夕陽道?

  誰的孤獨,像一把刀,殺了我的外婆橋,殺了我的念奴嬌。

  所謂成長,所謂分離,所謂責任,所謂殘缺。何謂成長?何謂分離?何謂責任?何謂殘缺?

  那么多的過去,我已經不愿再提起。 任何東西都可被替代。愛情,往事,記憶,失望,時間……都可以被替代。但是你不能無力自拔。和過去相比,未來的未知與強大,足夠耗空我所有的精力。那些離別和失望的傷痛,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也許我能做的只能是沉默,埋頭向前埋頭努力。也許我應該默不作聲地將自己所想永遠放在心里,安靜地生活,安靜地等待,就像那個冬夜在站臺等待那個男孩一樣。也許等到滋潤的一天,也許在某一天感情終于干涸。也許在某個夜深人靜或者云淡風輕的日子,可以重新閃回一些過往的片段,那些閃爍的記憶,如珠如寶般鑲嵌在心底的美好。感情有時候只是一個人的事情。和任何人無關。愛,或者不愛,只能自行了斷。情感上的事永遠是孤立而孤獨的。

  我想,其實每個人都是MV里的卓別林,感情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娛自樂,戴起帽子貼上胡子就進入了自己的小世界,演戲也是只給自己看。到最后黑白電影謝幕,玫瑰花在手中也褪了色,才發現自娛自樂已經變成了自戀自憐。在我們的想象中,自己總是可以輕易置身于一場愛情悲劇中的。而另外的那個主角,或者已經忘記了劇情,或者甚至不知道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凄慘至極而又沒有結局的故事。 到最后,那個人卻早已經消失在茫茫人海,無處找尋。電影已散場,青春已落幕,還有我們無處安放的夢想,只剩下迷茫和灰暗。年少的時候,覺得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從來沒有想過失敗和不可能,可是現在才明白,很多事情,一轉身已是天涯,一放手就是經年,也許,相遇的人,注定或相濡以沫,或相忘于江湖。

  ■>>> 愛總會使我們有太多期許,希望長久,希望絞著不會分別,希望占有和實現。

  愛里面有久多貪戀絞著,所以會有離散。若從愛到無愛,這感情卻是更有擔當。

  ■>>> 在這殘忍的人間,在這冷漠的人間,在這虛榮的人間,在這浮華的人間;

  在這溫暖的人間,在這感恩的人間,在這樸實的人間,在這永恒的人間。

  曾不止一次流連于都市的繁華似錦,駐足于鬧市的燈紅酒綠。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我想,每個人都有過去,路人甲有,路人乙有,路人丙將來也會有。一個人,要飛得高,就必須忘記地平線在哪里;要走得遠,就必須扔掉所有的羈絆。包括昔日的感情和今日的感傷,不留退路地向前沖,再柔軟的心也要硬起來,破釜沉舟、義無反顧、志存高遠、腳踏實地。人在很多時候放不下,就是因為將自己的東西看得太特殊,總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其實有什么不一樣呢?到最后,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凄涼,也有等閑變卻故人心的感慨。但是,是不是因為每個人心中這份柔軟的愛的記憶,才讓這個繁忙的城市有了一絲曖昧美好的甜蜜和生根發芽的脈脈溫情。外面燈火輝煌,古城的夜里幾乎沒有人說到過去了,過去,遠到似乎已經是前世了。

上一篇:隔世守候,靜聆海是誰的淚 下一篇:你那里下雪了嗎?

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悠然网